凌晨兩點,

我獨自一人省著,

聽著窗外壓縮機的聲音,

想著明天還要上班萬一起步來怎麼辦?

打呼的人依舊鼾聲如雷,

只是我知道我現在腦袋很清楚,

我累了,

不想再等待什麼,

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,

我應該就是阿家所說的那種有表達障礙的人,

當他真的很想跟別人說些什麼的時候,

卻發現怎麼樣也表達不出心中最貼切的聲音,

只好無奈的對著電腦打著無意義的文字,

鼾聲就像對我的諷刺一樣,

笑著說:你這個笨蛋,

活該!

hsuan76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